乔婧媛

一个如风一般的人

八一快乐!

烦了烦了烦了:

91岁生日快乐。

中国人民解放军,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祝你八一快乐!

祝我八一快乐!

祝我们的蛟龙,八一快乐!

番外3.心结【楼香】

(接part14)

“阿香今天在在暗阁中的话什么意思?”明楼并不明白今天周萍在暗阁的那句话是为了什么。

“前天我和阿香去首饰店修大姐的首饰碰到了汪曼春。”

前天,明诚和周萍去首饰店碰上了汪曼春。

“汪小姐。”“阿诚,阿香。你们?”“来给大小姐修首饰,你这是?”“师哥原来送我的首饰,有的松了,我拿来修修。”

汪曼春手中正拿着一个从店中选的戒指。但她的动作再加上她刚才的那句话,还是如同一把刀子一样插入周萍的心。

那是的汪曼春不再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她蜕变成了她本身的样子,一个恋爱中的小女孩,静静地端详手上的戒指想着男友和自己求婚时的场景。

他从没送过汪曼春戒指,而且他和阿香已经······算了吧,那个晚上已经算偷来的了。

明楼想。


几年后.美国

"Mis Zhou,this week we have···”彼时因明教授坚持把她拴在身边,周萍已经完成学业,成了明教授的助教。

“阿香,回家了。”又有一个臭小子像拐跑他的“小蝴蝶”,这样的人这几年总会出现在周萍身边,而将这些人吓跑,也成了明教授的必修课。明楼也从最初那个温润如玉的“东方教授”,变成了全系出名的“凶神恶煞”。

“阿香,陪我走走?”今天风和日丽,适宜谈心,散步,与其回去继续看家中那成双成对的“夫妻双双把家还”,倒不如晚回去一会儿。

“这个周末你打算去吗?”明楼还是不确定这丫头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在她心里自己到底是什么形象,什么位置?

“不去了吧,周末不是去书店帮忙,还要去公司帮大小姐呢。”

“你还恨汪曼春吗?”

“你还喜欢汪曼春吗?”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周萍冷冷地一笑,没再作声。

“其实你并不恨汪曼春,那这些年你在恨什么?这么多年了,你在家里以一个下人自居,叫大姐'大小姐',叫我'大少爷',你到底在恨什么?”明楼终于问出了口。十几年了,这个问题一直就像他心口的一颗倒刺,无论怎样动都会让他疼痛万分。“我恨什么?汪芙蕖杀了我周家数十条人命,你却拜他为师。明伯父对我恩重如山,他死后留有遗嘱'三世不与汪家结亲,结领,结友盟'你却各项违背。大小姐可以原谅你,但我不能。”

十几年了,这个问题终于有了一个答案。

周萍卸下背了几十年的沉重美好,如同一个孩子一般的哭了起来。明楼将周萍拥入怀中,“我当时已经入党了,接近汪芙蕖只是为了获取情报,接近汪曼春也只是为了获取汪芙蕖的信任。”见怀中的人还像个孩子一般,又去路旁买了只棒棒糖。

周萍破涕而笑,“我又不是小孩子。”

“不是小孩子了,那就结婚吧。”

“你还记得那句玩笑?”

“我可不是玩笑,那是我家小丫头对我的求婚。”

“那干嘛那么急?”

“我怕你会被抢走。”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又怎会走。再说了,你明长官还会怕吗?”

他会怕,这种怕是爱。

心结又是并不需要什么复杂的程序来解开,一句话,可能就是那把心锁的钥匙。

希望你的幸福,能够让我庆幸,我的不打扰!

运动会
人家跑步我写稿,脑子不够用了

番外2.岁月静好【诚丽】

刚进入军校的于曼丽如同一个孤影一般,除了和教官的问答,一整天不再多说一句话。

今天看见两位教官的争执,好像发现了这枯燥的生活中有了那么一丝乐趣。在图书室借一本书,坐在午后的树下研读,成了于曼丽在这不容人自由活动的军校中唯一的自由了。看到书中更美好的爱情美好的人生,于曼丽感觉这样的日子距离自己好遥远。

这本书已经不是于曼丽第一次借了,最近几次也不单单只为了这书,而是为了书中的那只字片语。

和借书的另一人也已经交流有一段时间了,在这军校之中于曼丽也不再想去计算那无意义的时间了。

1.爱情是否比亲情还重要?是否可以因爱情而背叛亲情?(C)

回:因爱情背叛受的伤,比因亲情背叛所受的伤更易于复合些。(Y)

二人用一本书做媒介,相互交流。让这本本被束之高阁不起眼的小说不再沾染灰尘。

2.亲情会比爱情来得更容易?(C)

回:亲情比爱情更容易失去吗?(Y)

写完于曼丽又闻了闻这纸上的香味,有写到:好香,什么?

“明家香。”

那个回复后,于曼丽好久没再看到留言的更新。于曼丽不知哪人是谁,只知那人是明长官的弟弟,她也曾问过“C”的含义,他只回“cheng”。

那本书有被束之高阁。

后来,明台给了她一瓶“明家香”,让于曼丽曾一度认为明台就是“C”,直到后来又遇见他。

———————————————————————————————

“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谁?”

“是。”

“好不公平。”

“你把别人认成是我就公平吗?”

书店的午后,店里没有买书的人,只有几位苦读自习的穷学生。于曼丽总是吃着嘴里的棒棒糖,看明诚坐在窗边。阳光洒在明诚捧着的书页上,模糊了于曼丽的视线,她看不见书页上的字,但她能看见,他在,阳光在。

她知道,打烊后他们会一起走路回家,她会和妯娌们一起准备晚饭,会和家人们交谈。

这样的日子平凡平静,亲情爱情常伴身边,他也一直都在。

岁月,静好!

明公馆20【大结局】

Part20刚刚好(2)

明公馆内传来阵阵笑声,他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让他们忘记烦恼,畅谈所有的家。

晚饭还是那个味道,家的味道。

“你们都全身而退了?”

“如果和姐姐一样,那也算全身而退了。”

“那这样的话,你们在家好吃懒做也有些阵子了,不能这样一直下去。你们谁到公司帮我?”

“大姐,我想开家书店。”明诚可是带着自己的“小金库”的,除去捐出去的那部分,这也算他的半幅身家。

“大姐,明楼已经得到了一些学校的邀请,打算回学校教书。”明楼的这个决定终于符合了姐姐的规划。

“姐,我想······”

“你什么也别想,继续上学,浪费了这几年的时间,还弄了一身的伤。”说完瞪了一眼埋头吃菜的王天风,复又瞪了一眼在幸灾乐祸的明楼。

“你们几个呢?”几个女孩子这几年的生活快让她们忘记了她们自己也在花一样的年纪。

“她们几个和明台一样,先上几年学再说。”周萍这小丫头还没有原谅自己,明楼只能将她拴在自己身边,慢慢解开她的心结。

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吃完饭,刷完碗,聊会天。一盘水果,几杯茶,数句插科打诨······

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他们的生活又将迎来新的开始······

---------------------------------------------------------

完结了!撒花,撒花!

----------------------------------------------------------

1946年           明诚正式加入明氏族谱

1949年4月     明楼与周萍完婚               10月明台与程锦云完婚

1950年1月      明诚与于曼丽完婚             2月明楼之子明念州出生

            9月      明媚与郭骑云完婚           12月明诚与于曼丽收养一女明念中

1954年             明台之子明珊出生

1955年             明媚之女郭远彤出生

1956年             王明安收养一女王敏渠

1973年              王天风与明镜相继去世

1974年4月         明念州与谭思敏成婚

1976年9月         明念州之子谭宗明出生

1979年              明楼,明诚,于曼丽,郭骑云相继去世

1980年              程锦云去世

1990年              明媚去世

1994年               举家回国        谭宗明留美学习

明公馆19

Part19刚刚好(1)

明镜坐在花园的藤椅上,品着手里的咖啡。

这里是美国,明镜安全后就被安排和苏医生一家迁到了美国。

抗战结束了,明镜无时无刻不再期盼这远在中国的家人能够尽快的脱离苦海,回到自己身边。这几个生活在黑暗中的的人,比起那些在前线正面抗敌的战士们更加危险。上海这个地方,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可明镜并不希望他们埋于斯。自己独自一人在这异国他乡,只能在苏家的电报中知道那里的消息。可是,那所有的信息中并没有他们的身影。“可能,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吧。”明镜这样安慰自己。

听说国共两边的关系面临崩溃,这几人的关系存在着绝对的危险。

丈夫和女儿在重庆,这两人穿着黄色的制服,端着枪。而他们对面的那个人,明镜总也看不清楚是谁。这样的场景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明镜梦中,一次次让她从梦中惊醒。

这听到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大哥他们说要走大门,还没有我们翻墙快。"

   "你们吓到大姐了。”

是他们。

一家人,缺一不可。



明公馆18

Part新计划(18)

这几日,有些许平静。只是,每逢暴风雨来临前,海面总归是平静如水。

“孤狼”死了,大姐被汪曼春绑架,面粉厂爆炸。一步一步,步步为营,终于到了最后。只是,这最后一步······

明镜抱着“明台”的骨灰盒来到火车站。如果没有周萍最后的一枪,那藤田芳政的一腔如果开出,后果不容想象。

明镜随明台和周萍离开,第三战区计划并没有暴露。

终于,家国都保住了。

明公馆17

Part17新计划(2)

“什么时候开始?”郭骑云问。

“已经开始了。”

随着一声枪响,郭骑云倒在了明氏面粉厂门口。

“为什么我是第一个?”

“因为从刚才开始,这成了家事。”

伴着一个轻柔的吻,郭骑云闭上了双眼,等待他的是光明与安全。


今天是明台小组执行最后一次任务的日子。

“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任务了。以后,怎么打算?”

“以后,锦瑟就死了。活着,······“

“你要活着,我还等着叫你嫂子呢,嗯?”不管何时,明台终究是明台,不管他是否披着“毒蝎”的外衣。

“我和他很熟吗?你和明家会接受一个这样的我,会接受一个这样的弟媳和嫂子吗?”于曼丽哭笑笑,自己的过去又会有怎样的家庭会接受呢。自己那不堪的过去,那张穿着死囚服,身后写着“锦瑟”的姓名牌。那个十九岁的少女,因杀人而入狱。却被王天风救出,参加了军统。在军校里,遇见了明诚,那位“cheng "先生。

程先生?

”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活下去,不是吗?“

是啊,我们都要活着。

一枪,一枪,有一枪,打在于曼丽身上。

直到那群人的背后传来枪声,然后随声倒下。明台心里一轻,继续去完成属于自己的那份。

明公馆16

Part16新计划(1)

左后王天风和明楼达成了一致,按照“原计划”进行,只是“毒蛊”不再是一枚隐藏的暗子。可作为她来说,当她出生在这个家的时候就已经在棋盘上了。

这是计划开始前的最后一次会面,地点在面粉厂的地下室里。

“我先问个问题,我妈怎么办?”明安看着这满屋的人都沉默不语,先开口打破了这片沉寂。

“按现在的局势,美国是不会在本土发生战争的,就美国吧。”组织上给“麻雀”的任务是保护“牡丹”,这两人离开后,明楼再无后顾之忧。“香姐是不会同意的,你怎么和她说?”朱徽茵知道这个姐姐的性子,和自己一样,一样的倔,不让也不会和大哥那么多年都解不开心结。“这是她的任务,她的任务就是保护牡丹的安全。”明楼的无奈和无助尽显其中。

这是一个决定着整个战局的“家庭会议”,他们讨论的不再是,放假去哪儿玩,今天吃什么。而是,谁去谁留,谁死谁生。身为大哥的他,不能再允许弟弟妹妹使小性子,只能用命令的口气和思维决定着他们的命运,他们的未来。

“你呢?”明诚文。

“如果活着,那还是鬼;如果幸运牺牲了,那就是人了。”

这里的人是那么的熟悉,可坐在这里又为何那么陌生?
他应是家中威严的大哥,而不是随时找寻别人要害之处的“毒蛇”;他应是家中温润如玉的二哥,而不是一直隐藏在敌人桌上的“青瓷”;他应是家中最调皮的小弟,而不是躲在阴暗之处,随时准备出击的“毒蝎”;她应是怀抱图书,面带笑容的明家小妹,而不是每天面对冰冷机器歌唱的“夜莺”;她应是明家全家人的手中宝,而不是从小因安全问题接触特殊训练,杀人于无形的“毒蛊”······

如实上帝在掌控着明公馆,那么他正在把这些人连成一线,摆在明公馆门口,保卫着这些钢铁一般战士们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是家。

是家人。